7/8
住進醫院待宰





雖已是半殘人士
嘴壞的毛病仍舊沒改善太多
當我填寫切結書問:與之關係要填什麼?
痛的半死的壞嘴:賤內~



老娘我實在很愛看男人留“澇賽“鬍
總覺得特別有一股粗礦的男人味
而這個每天睡我旁邊的男人就有留“澇賽“鬍的本事
但就是不留給我瞧瞧
這次半殘的機會下
終於可以看看“澇賽“鬍長在他身上會是怎樣“笑“果



待宰豬隻運送途中



7/9
下午2點52分開刀,5點09手術結束
在恢復室1小時20分才出來
共動3個地方
右肩打2支鋼釘、右大腿割下一拳頭大小的皮、植皮到左腳的洞



4肢只剩1肢能自由使用
女人要隨伺在旁把屎把尿和餵食
服務鈴一按,馬上要現身服伺
本月薪水要有昏倒的心裡準備
所以.......................
老爺.......................
保險理賠記得賞我一點!!


撇開談情說愛、生兒育女、材米油鹽
當破病殘傷
無怨無悔陪伴照顧的就是身分證上的那個配偶了
這不是什麼偉大的事
是一種心甘情願理所當然的制約
“付出“是我這次最大的收穫

老伴老伴,老了以後還是要互相照顧一起作伴!
夫妻。
就是這麼回事。

感謝所有關心我們的朋友、同事、同學....
你們的祝福關心我們都收到了
謝謝!!

全站熱搜

con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7) 人氣()